F1专栏:安全帽、车手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短短的7天之内,全球赛坛发生了两件令人严重遗憾的意外,也让大众注意到赛车运动的危险性及安全防护装备的重要性。上周日,F2系列赛在英国Brands Hatch赛道发生死亡事故,前F1世界冠军John Surtees之子Henry Surtees在比赛中被Jack Clarke的赛车飞出的轮子击中头部,虽然在第一时刻被空运至伦敦皇家医院进行抢救,但最后仍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不幸身亡。在週六的匈牙利站排位赛中,巴西车手Felipe Massa被前方Barrichello赛车掉落的后悬吊系统零件击中安全帽,Massa安全帽上的护目镜当场被砸碎,之后碎片击中了他的左眼。当Massa被移出驾驶座时其左眼明显肿胀并有明显的血迹。当天下午Ferrari车队证实Massa颅骨受伤、也有脑震蕩症状。

F1专栏:安全帽、车手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匈牙利站的意外可能带给Massa生理与心理上的严重影响,如果情况恶劣、甚至可能是这位巴西车手的生涯转折关键。
在义大利Imola赛道,以桿位出发的Senna从一开始就领先Michael Schumacher,但是在第7圈开始后的12.8秒后、他所驾驶的Williams赛车却以时速300公里撞上水泥护栏(该路段没有缓冲区),FW16赛车右前轮的悬吊系统连桿在撞击后脱离并插入Senna的黄色安全帽。F1历史上最传奇的车手以最传奇的方式结束车手生涯。这个意外促成了安全帽的快速进步,近5年F1安全帽科技的进展已超越过去30年的成果!

F1专栏:安全帽、车手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与90年代前期相比,F1赛车的安全性不可同日而语!不但单体车身的前后方防撞能力大幅强化,2003年由FIA强制规定所有F1参赛车手必需配戴的「HANS头颈部保护系统」已普遍出现在基础方程式系列赛中。这项系统可在意外撞击发生时有效支撑车手颈部与头部、避免颈部或脆弱的脊椎遭受无法挽回的伤害。过去Juan Pablo Montoya曾在英国Silverstone赛道进行车辆测试时以时速300公里的高速冲入轮胎墙,如果不是配戴了HANS系统,车手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2001年2月NASCAR传奇车手Dale Earnhardt在Daytona 500大赛意外身亡后的调查结果也显示假如他有配戴HANS、这件意外的结局可能会被改写。两年前BMW车手Kubica在加拿大站GP大赛中遭遇了F1系列赛10年以来最严重的赛道事故:他的赛车与一辆Toyota赛车后轮接触后腾空而起,在空中翻转后以惊人的速度撞上正面的水泥墙,之后又反弹回赛道的另一侧。整辆赛车在强大的惯性冲击下彻底解体,最终只剩下单体车身。所幸在单体壳的保护下、Kubica仅仅扭伤了右脚踝,休养十几天之后立即完全康复。

F1专栏:安全帽、车手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两年前BMW车手Kubica在加拿大站GP大赛中遭遇了F1系列赛10年以来最严重的赛道事故。
20年前的F1安全帽仍重达两公斤,这表示在高速过弯时、高G值加速度将给予车手颈部巨大的负担,发生意外时也更加危险。感谢种种轻量化材料科技(碳纤维与功夫龙防弹材料),今天的F1安全帽重量大幅减轻35%(仅1.25公斤),抵抗撞击及吸收撞击能量的表现却增加70%。FIA主席Max Mosley承诺未来将继续推动安全帽防护科技向前推进。世界上有许多知名的车辆竞技用安全帽厂牌,如Schuberth、Bell、Arai等等,这些品牌的产品都通过了FIA的测试。从Michael Schumahcer时代开始,Ferrari车队即与德国Schuberth签约,由该公司提供队中有所安全帽,这次意外Massa配戴的安全帽也是Schuberth的产品。

F1比赛中使用的安全帽当然必须经过FIA的撞击与防火性能测试。安全帽内部装置了无线电供应装置(让车手与车队经理、技师联繫),以及让车手于比赛中补充水分的饮水管。为了降低比赛中安全帽内的温度,安全帽内的通风管道也经过仔细设计(将带走安全帽内热量的功能达到「最佳化」)。车手安全帽的外表覆有多层的塑胶片(称之为Visor)、每片大约0.3公釐厚。在比赛中常有灰尘、油澬与髒污附着于安全帽上,车手会在一段时间之后撕下一层Visor以确保视野的清晰。这次Massa发生的意外颇为离奇,按照目前的防护规格,F1车手安全帽的塑胶片能够防护小型物体以时速将近500公里的撞击。这次的撞击速度应该没有超过500公里/时,但撞击物体的质量可能超过安全设计时的假设状况(有一说此物体重量将近800公克)。

F1专栏:安全帽、车手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按照目前的防护规格,F1车手安全帽的塑胶片能够防护小型物体以时速将近500公里的撞击。
匈牙利站的意外可能带给Massa生理与心理上的严重影响,如果情况恶劣、甚至可能是这位巴西车手的生涯转折关键。车手受伤可以痊癒,但更令人担心的是假如后遗症随之发生,对车手造成的伤害却是长期的。2004年美国站GP大赛中,德国车手Ralf Schumacher所驾驶的FW26赛车在Indianapolis赛道以320公里的时速撞上水泥护栏,当时的冲撞加速度高达75个G值、Ralf本人也遭遇到9个月以来的第2次脑震荡(2003年他曾于义大利Monza赛道试车时发生高速车祸)。所幸由于现代F1赛车先进的撞击防护标準及HANS装置的保护,Ralf送进医院检查后发现仅有背部淤伤及头晕。脑震荡的后遗症不容小觑,倘若F1车手在短期内连续发生脑震荡意外、其后遗症的伤害将会加倍!车手在脑震荡后通常需要6到9个月的复原时间,Ralf最终因为调养伤势而错过了大半个赛季。

F1专栏:安全帽、车手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直到今天还很难说脑震荡后遗症对Ralf Schumacher造成了多大影响与心里阴影?但他的表现从此一落千丈却是不争的事。
直到今天还很难说脑震荡后遗症对Ralf Schumacher造成了多大影响与心里阴影?但他的表现从此一落千丈却是不争的事。同病相怜的还有活跃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法国车手Olivier Panis。其实在1997年以前,Panis一度还被认为是一位前途无限光明、甚至有机会角逐世界冠军的新秀(1996年他甚至拿下Monaco站冠军)。只是他万万料不到1997年赛季竟是他从生涯高峰跌倒、进而急转直下的转捩点!在前6站有4次挤入前6名之后,Olivier Panis竟于当年的加拿大站遭遇了让他双腿骨折的严重意外!虽然Panis最后在3个月后複出、他的成绩与速度却都大不如前。再加上当时效力的Prost车队竞争力每况愈下,连续两个赛季以失望结束后、Panis选择在2000年赛季暂别赛坛,担任Mclaren车队的测试车手。经过严重意外打击之后的Massa究竟是如Mika Hakkinen或Robert Kubica一样浴火重生、还是如小舒、Olivier Panis这般一落千丈,未来我们可以好好观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