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将失控的球队重新找回控制?灰熊教练Bickerstaff

执教并不是种美好的经历。

你花费你生命中数不清的时间来準备你的执教工作。你牺牲了人际交往,牺牲了婚姻,牺牲了看着你孩子成长的时间。孩子的成年礼,足球赛,週年纪念日,生日,你总会因为你的工作日程而错过其中的某些。如果你的孩子更年幼呢?也许你会错过他说的第一句话, 错过他迈出的第一步路。在你结束了一天的球队训练,或者在球员家属或者你的员工与你会面抱怨球员表现得不够好而你对他们备战工作不到位之后,你疲惫地回到家,却被告知你的女儿之前从噩梦中惊醒,喊着爸爸的名字,但当时你却不在女儿的身边。

如何将失控的球队重新找回控制?灰熊教练Bickerstaff

这种感觉会把你撕裂。

但是无论你是在执教孩子还是成年人,是执教业余运动员还是精英中的精英,职业教练这份苦差事总能驱动着你。像J.B. Bickerstaff这样的人,拥有成为NBA球员的领军者之一的机会,不仅仅是他的个人目标,也是家族使命。当你的父亲已在NBA总教练的位置上取得成功注1,而你则在NBA比赛的环境下成长,并且亲眼见证了配得上最顶尖比赛的执教方式,这肯定会让你上瘾的。即使你对于篮球是否真正进入网兜的影响微乎其微。

因此所有体育运动的教练都会把自己逼到筋疲力尽的地步。不同等级不同比赛领域的教练都是如此,他们不断推动自己,他们不断学习,他们绞尽脑汁,他们为了赢得球员和同行的尊重而奋斗。他们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拥有属于自己的计画,自己的队伍,这是他们所求的全部。一支将完全由他们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方式来打造的队伍。

Bickerstaff也不例外。

他希望对于球队有这样完全的掌控权利。而这就是难题所在。

当初的David Fizdale就认为成为灰熊总教练是他的机会。他将实现他所信奉的篮球文化。他将打造出一套能取得管理层信任的球员阵容。然而作为灰熊总教练执教的前101场比赛中,他只交出了平庸的50胜-51负的成绩,然后又用7胜12负的战绩开启了新赛季,同时在此过程中他又在公开场合下失去了队中最好球员Marc Gasol的支持。这种种情况并不完全是一个人的过错。Marc Gasol同样应该受到指责。但是作为总教练的职责之一就是让你的球员支持你和你的计画,特别是你队中最好的那几个球员。

所以Fizdale失败了。

在他的朋友没有获得成功的地方,Bickerstaff似乎有了一些成果。在球队的另一个长连败中,Marc Gasol持续地打出了符合他这个职业生涯阶段人们对他预期的表现。他在目前这支队伍中真的有些独木难支,根据目前的健康球员名单,可以说现在这支球队中表现第三好的健康球员是个刚刚在去年被选中的二轮新秀,Dillon Brooks。如果是在一支超级强队中,Marc Gasol现在可能只是第二或第三好的球员。而在一支烂队中,Marc Gasol自然会是最好的那个。

如何将失控的球队重新找回控制?灰熊教练Bickerstaff

即使灰熊其他的明星们都已黯淡无光,至少Marc Gasol仍然尝试着继续闪耀。而这其中有多少能归功于Bickerstaff呢?我们已经看到Gasol曾经公开批评教练,公开表示不愿为他们打球或是不愿全心支持他们。考虑到这个情况的性质以及Gasol家族(Pau Gasol)过去在曼菲斯的经历,我们完全可以想像Marc Gasol会申请交易并尝试离开曼菲斯。然而,相反的情况发生了。事实上,我们甚至可以说Marc Gasol正在作为领袖打出他最好的赛季之一。

Gasol对球队的年轻小将们言传身教。他将Brooks或是Deyonta Davis拉到一边,像教练一样在场上指导他们,向他们讲解一个漏掉的轮转防守,一个搞砸了的掩护,或者是一个额外的传球。在这个他职业生涯以来最可能放弃球队的低谷一年,他却在尝试儘可能利用这种糟糕的局面来帮助球队。

作为职业球员的自尊心当然是原因之一。Marc Gasol不想被人当作是个「教练杀手」 —— 在Fizdale惨败被解僱之后,他在与曼菲斯媒体的记者会中表明了这一点。但是,如果我们要批评Fizdale没有处理好与Marc Gasol的关係,我们也应该可以表扬一下Bickerstaff,毕竟他让球队中最重要的球员Gasol职业生涯最糟糕的一个赛季中始终保持着对比赛的参与度和专注度。

如何将失控的球队重新找回控制?灰熊教练Bickerstaff

Fizdale似乎一直坚信「他自己」的建队理念,却没有重视如何把这种理念转化为曼菲斯球队的风格。而对于这一点,Bickerstaff看上去是在建立「我们大家」的球队风格。这让一切变得不同。

从Fizdale被解僱之后,曼菲斯的战绩为11胜29负。虽然这是有直接原因的——在大部分(如果不是所有)时间里缺少健康的Chandler Parsons以及Mike Conley,还有Tyreke Evans也伤了——但还是要说,在Bickerstaff的领导下,灰熊的战绩并没有起色。往好的说,作为一个整体他们变化不大,但大量的数字说明了他们更糟了。他们比Fizdale时期出手次数更多,但是投丢的次数同样更多(特别是在二月)。

这个月他们出手三分的次数(23.8)比本赛季过去任何一个月都要少。在全明星过后的三场比赛的小样本数据中(公平起见,说明一下对决的是三支东区季后赛球队:骑士,热火和塞尔提克),灰熊的三分得分更少了,失误更多了,并且三场比赛都被打爆,全场得分都低于98分而他们的对手往往在第四节开始就得到这个分数了。

某些球员取得了一些成功——除了Gasol和Brooks之外, JaMychal Green,Andrew Harrison和Deyonta Davis也有令人注意的表现——但是空切和跑动却少之又少。在球队防守方面也看不到什幺持续的进步。球队也没有完整的进攻战术,没有持续的无球跑动,没有将球员作为切入者和射手放在合适的位置上来帮助和配合Gasol的掩护。

当你队中有一群年轻的球员时,你希望看到的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提高,而是作为一个整体的提高。但我现在还看不到这些。

球队的这些毛病有多少该由Bickerstaff承担责任?这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目前灰熊队中健康的球员中有几个能在塞尔提克或者骑士的队伍中打上球?更别说是先发了。Gasol算一个,不过也就他了吧?像Dillon Brooks,Andrew Harrison这样,很大程度上由于Conley和Parsons的伤病才在灰熊打上先发的球员,能否在塞尔提克或骑士进入轮转阵容?Mario Chalmers或者Ben McLemore要是去了马刺或是灰狼,还能有机会上场打球幺?Jarell Martin,Deyonta Davis或是Myke Henry能在巫师或者76人获得出场时间幺?

当这些问题的答案绝大部分都是「不能」,有时你就不得不对教练目前的处境表示理解和宽容。从Gasol在对上热火时的轮休,以及Parsons最近几场的「生病」,可以看出球队像是铁了心要更彻底的摆烂(而不像是需要别人来帮助他们赢球),以达到让队里的年轻球员获得更多的出场时间来锻鍊的目的。这就导致了球场上更糟糕的决策,以及更多的输球。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事实上这个球队作为整体并没有提高。当我们谈到Bickerstaff该为球队现状负多少责任时,在很大程度上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目前球队的健康阵容。这儿有个棘手的问题在于——下赛季球队的阵容名单会与现在基本一致。会加上一个健康的Mike Conley以及一个(希望是)健康的Chandler Parsons,然后他们希望用中产特例来留下Evans。先姑且算他们成功了吧。于是你会发现,唯一真正的新援只有来自球队的选秀权。

您是否相信Bickerstaff能让这些球员在场上扮演更好的角色,然而将球队运转回正轨,最终有希望获得更好的结果?鉴于迄今为止我们所看到的,你只能祈祷如「信仰之跃」一般的奇蹟了。

执教是一种文化。

这是在发展一种理念与思想,然后在球员的帮助下建立它,实行它并不断培养它。不管是在大学还是在职业联赛,我们看到了最伟大的教练们这样做的先例。Popovich和Belichick,Jackson和Dungy,K教练和Wooden,Auriemma和Summitt。你建立自己的标準,然后不断发展壮大它。

但是目前曼菲斯灰熊队的文化可能不会允许Bickerstaff做这样的尝试。

灰熊老闆出售球队的事仍处僵局。球队管理层也将会有重大变动。Bickerstaff一直负责收集二轮选秀权的心仪球员名单的专案,并试图做的比他的前任总教练更好。Bickerstaff一直努力让灰熊队这支小船在湍流水域中维持漂浮。会有一些成效,但根本上不会「那样的」成功。

这对任何教练来说都是难题。特别是像Bickerstaff这样为了下一份工作而努力的临时代理教练,不管下一份工作是在曼菲斯还是其他地方。

Bickerstaff之前在休士顿也有过相同的经历,不过当火箭的临时总教练可比在灰熊要轻鬆的多(James Harden会帮你搞定一切)。然而他放弃了继续在火箭工作的机会,选择继续前行寻觅机会。而现在他面临着相似的困境,但是这一次连球队自身都不清楚他们前进的道路何在。你又如何能在这样不稳定的境地中建设一些你自己的东西?当你球队的基石已摇摇欲坠,你又如何为这支球队重新打下基础,或者把这支目前已非常失控的球队重新找回控制?显然你不能。这就是难题所在。

上一篇:
下一篇: